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中心 > 行业动态 > 全国生态环境监测网基本建成
全国生态环境监测网基本建成

发布时间:2019-12-26浏览量:333次

12月25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听取《国务院关于财政生态环保资金分配和使用情况的报告》(下称《报告》)。《报告》显示,2016—2018年,全国财政生态环保相关支出规模累计安排24510亿元。其中,中央财政生态环保相关支出累计安排10764亿元。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显示,2016—2018年累计安排资金30亿元,在全国范围内基本建成了涵盖大气、水、土壤的生态环境监测网。

流溪河水上绿道。《广州市生态保护补偿办法(试行)》今年4月颁布。广州市经济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生态保护补偿的实施能够有效打破这种经济格局,实现经济的协调发展。符超军 摄

生态环保支出增幅高于同期财政支出增幅

据财政部部长刘昆介绍,2016—2018年全国财政生态环保相关支出规模年均增长14.8%,增幅高于同期财政支出增幅6.4%,占财政支出的比例由3.7%提高到4.2%。

这些钱主要花在哪里了?

在“支持打赢蓝天保卫战”上,2016—2018年,中央财政安排大气污染防治资金474亿元,扩大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试点城市范围等;安排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579亿元,支持钢铁、煤炭去产能等;安排节能减排专项资金1024亿元,用于重点支持推广应用新能源汽车等。

在“深入实施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上,2016—2018年,中央财政安排水污染防治资金396亿元,支持全国开展重点流域水污染防治等;安排海岛及海域保护专项资金67亿元,推动实施蓝色海湾整治行动和渤海生态环境保护修复工作等。

此外,2018年,安排城市管网及污水处理补助资金50亿元,支持中西部地区城镇污水处理,尽快实现污水管网全覆盖、全收集、全处理等。

在“落实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上,2016—2018年,中央财政安排土壤污染防治专项资金195亿元,支持土壤污染管控与修复等;安排农膜治理及旱作农业技术推广资金30亿元,支持部分地区开展整县推进废旧地膜回收利用等。

在“支持推进农村环境综合治理”上,2016—2018年,中央财政安排农村环境整治专项资金180亿元,开展饮用水源环境保护等;通过农业资源及生态保护补助资金安排48亿元,支持在重点地区推开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工作;通过农业生产发展资金安排40亿元,开展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整县治理等。

在“支持开展重点生态保护修复”上,2016—2018年,中央财政通过重点生态保护修复专项资金安排260亿元,支持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工程试点;安排林业转移支付资金2636亿元,用于扩大退耕还林还草等。

部分地方存在人为干预监测数据问题

据了解,有地方存在排污底数不清、人为干预监测数据等问题。

例如,据央视新闻报道,2017年9至10月间,江西省新余市飞宇国控监测站点附近有雾炮车喷雾作业,水雾直接喷淋空气质量监测采样口及周围局部环境。

雾炮车喷淋对于降低一定范围内大气中的PM10和二氧化硫等污染物浓度有一定效果。而该雾炮车由江西省新余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设置。报道称,对准采样口进行喷淋的行为,属于恶意干扰环境监测数据的真实性。

对于这类情况,据刘昆介绍,2016—2018年累计安排资金30亿元,在全国范围内基本建成了涵盖大气、水、土壤的生态环境监测网。

“有效解决了生态环境监测领域存在的排污底数不清、部分地方人为干预监测数据等问题,为环境执法和环境决策提供强有力保障。”刘昆评价。

关注

京津冀提出空气质量变化横向生态补偿 财政部部长刘昆表示,生态补偿机制有待完善

据财政部部长刘昆介绍,在纵向生态补偿机制上,中央财政进一步加大重点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力度,2016—2018年安排1918亿元,年均增长12.3%。不过,刘昆也表示,生态补偿机制有待完善,需要加强对基于整体生态价值的横向生态补偿机制的研究。

各地已在水环境领域建立横向生态补偿

何为生态效益补偿?北京林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一篇论文中曾解释,生态补偿主要针对因生态保护而遭受损失的“人”,对他们进行经济补偿。纵向生态补偿多为上级政府对下级政府的转移支付;横向生态补偿则为区域、流域间的相互补偿措施。

在纵向生态补偿上,据刘昆介绍,在对禁止开发区域和限制开发区域实现全覆盖的基础上,已将青海三江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源地等纳入补助范围,并加大对“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京津冀、长江经济带等生态功能重要区域的支持力度。

在横向生态补偿方面,已在新安江、东江等11条重点跨省流域建立补偿机制,“充分调动了上下游地区政府保护和治理的积极性,促进了流域水质逐步改善。”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预算工作委员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关于财政生态环境保护资金分配和使用情况调研报告》(下称《调研报告》)也披露了相关情况。《调研报告》显示,各地重点在水环境领域建立区域、流域横向生态补偿,引导经济相对发达、生态获益地区给予经济相对落后、生态保护较好地区适当补偿。例如,重庆市实施了森林覆盖率区县横向补偿机制。对未达成森林覆盖率目标任务的区县,可向森林覆盖率有盈余的区县购买指标面积,并支付相应的森林管护费等。

加快推进长江、黄河流域横向生态补偿机制建设

不过,《调研报告》也指出,当前的生态补偿机制仍有待完善。

“重点生态功能区为保护生态环境,在经济结构、产业结构等方面受到限制,牺牲发展机会,付出成本代价,影响地方财力,建立针对重点生态功能区的转移支付制度非常必要。”《调研报告》强调。

据介绍,目前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办法主要着眼于“基本保障”,缺少相应的激励和约束。对环境退化也缺乏相应的惩处机制。在横向生态补偿机制上,《调研报告》也表示“有待进一步规范和拓展。”

“针对空气质量变化情况的横向生态补偿机制,京津冀及周边等不少地方已经提出需求,但还没有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调研报告》称。

河北地质大学法政学院副教授陶红茹今年发表的一篇论文曾解释相关情况:面对大气、河流等生态问题,京津冀省级政府以中央政府为主导,通过自主协商的方式签订协议或制定相关政策,解决急切的问题,没有形成一套长效机制。

“由于没有完善的法律制度,京津冀政府制定相关政策制度以政府决策为主导,没有足够的利益相关者参与,具有很强临时性、随意性和主观性。”陶红茹分析。

刘昆也表示,需要加强对基于整体生态价值的横向生态补偿机制的研究,进一步规范补偿标准、补偿方式等。

《调研报告》建议,应积极探索生态价值外溢服务的科学计量,研究建立生态受益地区,向生态价值输出地区基于生态功能定位的综合性补偿机制。刘昆则表示,将继续以流域为重点,加快推进长江、黄河流域横向生态补偿机制建设。
展会延期通知

Copyright © 2020 -2019 成都华意中联展览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 蜀ICP备19018284